If you want to educate others, you yourself need to be educated. If you want to have any kind of influence on young people, you yourself need to stay young and continuously work on yourself.

 

Simon Gfeller, Swiss teacher and author (1868 - 1943)

课堂管理的艺术与科学

 

课堂管理,清晰,坚定,“合一”,节奏,活力,人的临在

作者:Trevor Mepham

Date 2018.6

 

教室管理——这真的只是知道剪刀放在哪里吗?或者,老师如何让一群孩子拿着椅子,列队有序地进入大厅?显然如此,设想图书馆里成架的教师培训计划遵循的就是这些。

 

在最近一次参观附近大学图书馆的过程中,我瞄了一眼,看到了总共835个关于课堂管理的标题。 其中一本大部头将课堂管理描述为

 

“课堂生活的和谐组成:规划课程,组织程序和资源,安排环境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监测学生的进步,并且预测潜在的问题。”(1

 

有趣的是和如此之多的标题相反的是,在鲁道夫·施泰纳的讲座及与第一华德福学校的老师的讨论中,他几乎没有提到课堂管理。 相反,他谈了很多课堂生活的不可见和无形因素以及学生和教师之间的关系。 例如,在1920年的一次演讲中,施泰纳强调了以艺术方式与孩子们工作的重要性。

 

“作为老师,我们必须要成为艺术家。正如艺术家不可能拿出一本关于美学的书,然后根据里头提到的原则进行绘画或雕刻,教师也不可能使用任何一本指导手册去教学。教师需要的是真正洞察人类在现实中的含义,以及他或她经过童年阶段而发展成为怎样的人。”(2

 

认为这两种相当不同的观点只是相反,还不如将它们视为互补相反更有帮助。

 

有效的课堂管理的本质是能够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在正确的地点做正确的事情。不需要更多或更少。在缺乏专业知识和教学本能的情况下,技术和工具将无济于事。

 

当没有问题时,课堂管理简单明了,就像站在森林里的一棵树。在最好的情况下,课堂管理不是什么大事情;它不明显,就如健康和幸福一样。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课堂管理是一门复杂的技术性的科目。有紧张扩散和时间被浪费的地方,课堂管理就会出现问题。

 

管理

管理是一种技能。也是一种态度。确切地说,它不是领导力,但它包含了领导力。它也不仅仅与权力和地位有关;责任和服务同样是管理的特征。掌管、控制、负责和确定地行动是管理的维度,但敏感性、灵活性、与人沟通和相处的能力,以及在一个人与所遇见和与之工作的人之间的热情、激励和产生信任的能力也是管理的维度。

课堂管理可以概括为四个方面,隐喻地说,可以描述为维度:

1. 点和线。另一种描述这方面的方法是“中心和外围”。教师在任何时刻都需要将对课堂中心的意识——主导氛围、重要品质和动态——与对课堂边缘或外围发生的事情的警觉性结合起来;

2. 平面,或者说表面。纵观课堂管理包括日常的,脚踏实地的计划,组织,决定和执行决定和行动。这是课堂生活的务实基础,是对品质的关怀,为学生和教师带来安全、确信、规律性、连续性和普遍的幸福感;

3.从几何术语上说,第三维与体积有关。在这种情况下,课堂管理的第三个方面涉及到准备和冥想学习的实质和广度,以及睡眠时间的高度和深度。教室管理的体积是白天内容方面的联系,以及通过允许睡眠的力量和夜间协助时间的作用提供教育连续性的意图;

4. 第四维度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但是却很难确定。要描述它,我们必须进入教育本能、人类犯错、权威和教师性等无形领域。在课堂管理的这一维度中, 教师在这一任务里要朝向自我导向、自我认知、自我表露和自我转化方面移动。。

 

四个规则

如果课堂管理的四个维度可以在一页纸上勾画出来,仍然还有其他一些更简洁的模型或方案。史密斯和拉斯利特(3)提出的“四条规则”框架仅用信封背面巴掌大的地方就能说明。这种模式的直接性和实践的直观性可能缺乏复杂性和优雅性,但作为一个弹点公式,它具有一定的实用证明。这些“规则”与时间和速度、活动、过渡和人的动态有关。它们是:

1.让他们(学生)进来

2.推进(课程)

3.与他们(学生)相处好

4.让他们(学生)出来

虽然这些规则可能不构成课堂实践的整体蓝图,但可以肯定的是,课堂管理中许多复杂和看似难以解决的问题,都可以追根溯源到其中任何一条规则在其应用过程中遇到的困难。

 

三个重点

如果这种“信封背面”的格式太过呆板,那么下面的三个重点的提示可以放在一张邮票的背面,还有多余的空间。内容、技巧和联系是课堂实践的主要主题。当一个教师面临一个困难或疑问,而这个困难或疑问难以用具体的术语来描述或准确指出,那么问题就有可能出现在这三个广泛的领域之一。许多例子都是可以想象到的问题或困难的类型:在讲故事的过程中失去了思路,针对许多孩子在数学方面的低自尊,或老师似乎经常不得不诉诸威胁来维持秩序这个事实。

 

技术问题

根据课堂管理的科学方法,J S Kounin (4)196070年代进行了一些研究,着眼于课堂技术的具体问题。

flip-flop是指老师从一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然后以一种令人困惑和模棱两可的方式在两个话题之间来来回回。dangle,是指指令或评论不完整,因此可能会造成一些混乱。在Thrusta的强力组合情况下,糟糕的时机和偏离正题是其特点。老师试图清晰而粗暴地处理干扰,结果却说出了近乎离奇的话语。

Kounin还关注处理纪律的一般态度的技巧。人们关注老师的态度所产生的“涟漪效应”,以及清晰、坚定和粗暴之间的区别。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当一个孩子受到警告或训斥时,整个班级的行为都会受到影响。研究发现,当老师清晰时,班上的非相容性行为就会减少;当教师态度坚定时,非相容性行为有时会减少;而面对粗暴或尖锐的方式时,孩子们很少会积极地改变他们的行为和举止。

 

学习需求-人的需求

人文主义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Abraham Maslow)的研究提供了另一种视角,有助于课堂和教室的健康和运行(5)。该理论描述了人类基本需求的增量框架,同样适用于学习和教育需求。根据马斯洛的观点,这些需求的逐步满足提高了一个人的生活质量,使一个人能够实现自己的潜能。

马斯洛的人类需求“金字塔”有六个层次。

在教室里,寒冷或闷热的室温、昏暗的黑板、饥饿或糖饱和的孩子等因素可能会限制孩子的注意力和学习积极性的能力。

第二层次的需要:在教室里,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如果孩子觉得不安全,觉得在教室里的生活不“好”,那么这种性情就会减轻孩子的学习体验。

第三个层次的需要- -归属感- -是与安全标准有关的,尽管它比安全标准更精微,更关心人的内心状态。对大多数人来说,感觉自己是一个班级、一群同事或一个学校社区的一部分,是一种强有力的、从品质上来说具有重要意义的体验。

马斯洛金字塔的第四层与“尊重”有关。尊重不仅仅是指在生活中有一个特定的地位,或在群体中扮演某个角色,或执行商定的任务和职能。

马斯洛金字塔的第五层和第六层专注于学习。首先,注意力集中在学习成就的实现和个人的进步和发展上。然后,焦点以超越一个人的特有兴趣,已获得的学问是为了所有人的利益和对学习本身的热爱这样一种方式,向学习的实现和理解的发展方向移动。

 

通过暗示

课堂管理的工作框架包括一系列互补的组合。活动和静止,主动和反应,计划和即兴,广度和细节,灵活性和确定性是这个框架的整体特征。从根本上说,教学是一项可以而且应该事先准备、事后思考和回顾的主动活动,但它首先存在于当下,并在当下展开。课堂管理的两极是“波西米亚式的粗线条”对抗“大力神式的微观管理”(6)。教师的任务是在创造性带来的不确定性和混乱与形式和结构的限制性和剥夺性之间找到平衡。

在为课堂管理奠定了基础之后,教师的专业知识和专业精神出现了一个有趣的悖论。对于一个老师来说,用一种可以总结为“我不知道”的态度来回答一个疑问或一个问题似乎是不合适的。

课堂管理科学中有两个问题是不可分割的,而这些问题所暗示的过程,本质上是一个艺术过程。

·对于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有什么感觉和想法吗?

·我有兴趣学习我不知道的东西吗?

基于兴趣、关心和“不知道”,它们共同存在于教师的意识中,教师可以在展开的过程中非常活跃。在教育学的许多方面,包括课堂管理,都可以找到一条发展的道路,这条道路是从教师关心、兴趣和“不知道”的初始动机,走向帮助、转变和“正确的事情”。在一个非线性的序列中,路径从上面描述的起点开始,经过观察、注意、知道和理解的各个阶段,通向真实的感知,或洞见,在实践活动和有益的指导中表现出来。

在一次给教师的演讲中,施泰纳提到了学生和教师一起参与的学习社区,他还指出这样一个事实,不可估量的东西存在于教与学过程中最重要的事物之中。

“如果我们在年初就能做到年底能做到的一切,那么我们的教学就会很糟糕。”我们上了很棒的课,因为我们必须在过程中不断努力。我必须把这写成一个悖论的形式。如果到年底你还不知道从你所学的开始,那么你的教学是很好的;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你最后学到了什么,你的教学将是有害的。一个了不起的悖论!(7)

 

从原理到技术再回归

在课堂管理中,一般原则必须应用于独特的、区别性的教育状况。因此,在这个领域需要艺术和科学。艾尔金德在一本关于青春期和青少年的书中提到,

“技术的一个问题是,它们仅仅是技术。它们不是建立在已定的心理学研究和理论的基础上,也不是建立在道德或伦理原则的基础上。有时有用,有时没用。”(8)

在管理教室时,一般原则和期望为处理特定情况提供了基础。它以这样的方式发生,即建立一个普遍的幸福和学习准备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学生和教师分享认同、接受和尊重。

就对行为和行为的期望和规则而言,一群同事的协议和共同原则与个别教师在某一班级工作的情况之间存在着切实的联系是至关重要的。当同事们努力在行为、过渡、规则、习惯等方面清除“共同点”时,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具体、经济和支持性的工作日特征。对于孩子和老师来说,建立一个 “做什么”、“不做什么”和工作习惯的理所当然的区域可以让生活变得更简单、更有效率、更少重复、更有趣。然而,就其本身而言,这一 “共同点”领域并不是教室健康与和谐的充分条件。

这就要求教师在课堂管理的追求过程中既要成为艺术家,又要成为科学家。然而,要为这两种品质和姿态提供一个有效的工作主题,教师必须加入个人或自主权威的元素(9)。教师权威作为艺术和科学王国之间的桥梁,为每一种品质和姿态提供可信性、整体性,为两者提供整合性。Kounin(4)将这种权威品质描述为一种“合一”的状态。通俗地说,这个老师被认为是后脑勺上长着眼睛,每一堵墙上长着耳朵,无所不知。

 

结论

课堂管理的有效性本质上在于人与实践。有大量关于技巧、策略、要做的事、要避免的事、“顶级秘诀”和优秀的实践例子的书籍。然而,手册、清单、理论和策略不能代替教师的存在和教学意识。这些难以捉摸和难以描述的品质可以用以下术语来描述:为了很好地管理一个学习环境,教师需要有地点感,时间感,时间安排感。结合这些感觉,对孩子和他们所学的真正的 关心和兴趣,将为健康的课堂活力和风气提供积极的基础。最后,清晰地表达这种兴趣和关心的能力,以及使命感,将加强教师的教育基础。

从广义上讲,理解课堂管理的奥秘---不可估量的——的关键在于艺术的本质,而课堂管理的知识---具体细节---则适合科学的处理和方法。只有避免片面和极端,才能保证课堂管理的质量。换句话说,当避免了固定和分散时,课堂管理就得到了加强。在它们的位置上,当节奏、活力和人的存在的品质能够在课堂上流动时,那么课堂管理不仅会出现,还会不引人注意!

 

参考文献:

(1) Lemlech J(1988),课堂管理,朗文,纽约

(2)鲁道夫·施泰纳(1983),《沉思获得的人类知识》,第1讲,施泰纳学校友好出版社,苏塞克斯

(3) Smith C & Laslett R(1993),《有效课堂管理》,劳特利奇,伦敦

(4) Kounin J S(1970),《课堂纪律与团队管理》,霍尔特,莱因哈特&温斯顿,纽约

(5)马斯洛 A H(1998),《走向存在的心理学》,John Wiley & Sons Inc.

(6)欧尼尔 O(2002),《信任的问题》——英国广播公司2002年《里斯讲座》,剑桥大学出版社,剑桥

(7) 鲁道夫·施泰纳(1983),《沉思获得的人的知识》,第1讲,施泰纳学校友好出版社,苏塞克斯

(8)爱尔金D(1998),《都长大了,却无处可去》,珀尔修斯出版社,纽约

(9) Mepham T(1997),《教育中权威的价值》,Paideia, 13

扩展阅读:

Jersild A,《教师面对自己》(一九五五年),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哥伦比亚

Reps P (1980),《禅肉》,《禅骨》,鹈鹕图书,伦敦

鲁道夫·施泰纳(1966),《人的研究》,第9讲,鲁道夫施泰纳出版社,伦敦

鲁道夫·施泰纳(1981),《教育的现代艺术》,第一讲,鲁道夫史泰纳出版社,伦敦

乌里利B(2001),《男与女》,坦普尔洛奇,伦敦

 

翻译:钟诗磊

校译:吴开萍

 

International English Masters for Waldorf Teachers
Mon 02.09.2019 - Thu 31.12.2020
  Learn to Change the World   In September 2019 we are planning our fourth fully...
English Week 2019
Sun 10.11.2019 - Fri 15.11.2019
  The theme of this year’s conference will be    100 Years of Waldorf Language...
Festival of the Child
Thu 14.11.2019 - Wed 20.11.2019
Free Online Summit 4 Parents &...
Social Initiative Forum 2019
Thu 12.12.2019 - Sun 15.12.2019
  Unfolding Individual Potential for the Future: Huge International Event at SEKEM   The...
Intensive Course for High School Steiner Teachers Years 7 to 12
Mon 13.01.2020 - Fri 17.01.2020
  An Intensive Course for High School Steiner Teachers Years 7 to 12   “From Encounter...

 

Please Donate

 

 

 

With kind support by